?
返回 当前位置 :beat365娱乐网址 >> 暖心故事

一位摄影记者的现场感受:从“勉力支撑”到“迎来希翼”

来源: 新华社 时间:2020-02-02

这是新华社记者从武汉发回的现场报道。

2020年1月23日,新华社记者采访结束后,用酒精进行人车消毒。

凝重的气氛中,我看到了决心和信心

——记者程敏

新华社记者程敏在采访时自拍。

疫情来势汹汹。

1月22日,形势已经非常严峻,湖北省政府启动突发公共卫生事件II级应急响应。

当天,我赶到武汉协和医院。在那里,一些医护人员已经开始组织党员突击队,以生命宣誓。30余医护人员在1月22日奔赴新战场。我从他们的眼神中,读到了凝重,也读到了决心。

1月22日,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的医护人员宣誓成立突击队。

这是一张用程敏拍摄的照片制作的海报:2020年1月22日,加入突击队的呼吸内科教授周琼。这一天,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内科30余名医护人员组成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突击队,投入到协和医院对口支撑的发热定点医院——武汉红十字会医院的工作中去。

1月23日,一个消息突然到来:当日上午10时,武汉封城。

得到消息,我意识到这次的疫情已经非比寻常。

我估计十点后地铁就进不去了,于是,赶在九点半左右,我抄起一架相机,跑到最近的地铁站,刷卡进入,发现里面已经是空荡荡的,没有人等车,也没人在即将开车的车厢里,入口处有三位安检员在查体温,站台上有一位工作人员,车厢里有一位清洁工。

此情此景,让我有些恍惚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。

1月23日拍摄的地铁梨园站。

1月23日拍摄的地铁车厢。

我打电话确认了两位摄影弟兄的位置,并迅速分工:肖艺九去市场和城东高速口,熊琦此时正好从老家开车回来,直接到城西高速口,我去火车站。

过了十点的武汉站,进站口已经封了,看来离汉通道已经关闭。出站口里,还有少量外地来汉的乘客下车后步履匆匆地往外走。

与出站口同层的地铁站也关闭,一队工作人员在整队集结。小商店、食品店大都关了门,有几家商店的工作人员正在收拾东西,准备关门。

退票处的窗口前,一些走不了的乘客在办理退票,上方的大屏上,车次信息栏一片空白。广场上有少量乘客,拖着行李徘徊。

一辆辆公交车回到场站,停下,关门,慢慢排成长龙。

我拿出小飞机,围着车站飞了一圈,记录下这一刻。

天气阴郁,电脑里航拍的照片灰灰蒙蒙,恰如这一刻的城市心情。

1月23日拍摄的武汉站。

从这一天起,每一刻,都有无数的变化,在手机里一条条迅速传播的各种消息冲击下,人们的理性在勉力支撑。

好在,终究还有人负重前行。

24日除夕夜,各地组建的医疗队纷纷出征。

大年初一的凌晨,武汉,迎接着一支又一支驰援队伍。

中午,援汉的上海医疗队伍136人集结,在武汉金银潭医院附近驻地开展培训。来自北京的专家讲课,以便大家迅速进入角色做准备。

在一张张戴着口罩的脸上,我看到的是一双双认真而坚定的眼睛。

有的增援医疗队成员拿着手机,不断拍摄着大屏幕上的ppt展示的内容,一边拍,一边认真的研究、学习。而医疗队领队和医院院长迅速接洽,实地探查场地,部署设施安置方案。第二天,这些千里驰援的医护人员,将在这里开辟新的战场。

2020年1月25日,上海医疗队医护人员在培训会上。当日凌晨,上海医疗队共计136名医护人员抵达武汉。并立即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附近开始培训,培训后将参与疫情防治工作。据了解,这些医护人员来自上海华山医院、瑞金医院、新华医院、胸科医院、仁济医院等各大医院。

解放军也来了,我见到陆军医疗队时,他们以军人的效率,迅速接手了武汉金银潭医院的两个腾空病区,仅仅用几个小时的时间,就改造布置成重症病区。 这些军医中,大多很年轻,用军分社记者黎云的话说,“脱下军装,他们都是孩子。”

2020年1月26日,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开始进驻武汉市金银潭医院。当日,解放军援汉医疗队在武汉全面展开救治工作。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成建制接管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两个病区。经中央军委批准,解放军从陆军、海军、空军军医大学抽组3支医疗队。其中,陆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在金银潭医院接管两个病区;海军军医大学医疗队在汉口医院全面接管重症监护室,新开设了呼吸科病区;空军军医大学医疗队进驻武昌医院,按照重症救治、收治病房、发热门诊、检验和放射检查等环节进行了人员配置。他们所进驻的3所医院,是武汉地区指定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较多的地方医院。

就是这样一群穿着迷彩服的“孩子”们,坚定地走进他们自己搭建起的高危病房,在那里,他们是那些陆续被送来的重症患者的希翼。

疫情远未结束,咱们需要决心,更需要信心。


?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Baidu
sogou